[老师穿旗袍肉丝让我爽翻天]第一百二十五章 十只橘猫九只胖

2020年09月29日 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老师穿旗袍肉丝让我爽翻天

    “嗯,工作完一起去吃了个饭,离学校有点远,回来耽搁了。”林清茶点了点金依的额头,待她松开自己,立刻将手里的东西放好,给自己倒了杯温水。

    金依嗅了嗅:“你今天喝酒了哟~”

    “嗯,喝了一点,你不会是在等我吧?”林清茶放下水杯又笑问道。

    金依晃了晃小脑袋道:“是啊,专门在等你,开不开心,意不意外?”

    “你先把你的游戏关了再说这句话。”林清茶扬唇笑着,然后想到自己要报平安这事儿,又拿出手机。

    金依摸了摸鼻子:“这不是一边等你,顺便打打游戏嘛~”

    “嗯哼~”林清茶挑眉点了点头,然后看到>

    蔺。

    验证消息就这一个字,但已经足够让林清茶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林清茶双眸微弯,她才想起,手机号是绑定了>她立刻同意了,然后回道:“到宿舍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很快发来消息,但不是文字,而是几秒的语音。

    金依盯着林清茶看着手机露出笑容的模样,“啧啧”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哦哟~茶茶,你从来不会对着手机这么笑的!”金依忽的凑近,与林清茶的脸距离拉近,“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有别的狗了!”

    林清茶噗呲一下笑出声,蔺时之前还是金依的男神,现在变成了她嘴里的“狗”,她知道之后要作何感想?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~”林清茶一本正经戳了戳金依的脸颊,然后转身从包里拿出耳机,戴上。

    “打完游戏早点睡觉,我没记错的话,这几天你有工作安排了吧?”

    被林清茶扯开话题,金依嘟了嘟嘴:“明天开始就要忙了呀,所以我才抓紧今天最后一点轻松时间打游戏!”

    她回过头看了一眼自己的电脑屏幕,发现有人弹消息组队了,忙又坐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再打几把竞技场就睡觉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勾唇应了一声低下头,手指点开蔺时的语音。

    “安全到了就好,早点睡,我还在开车。”

    透过耳机,蔺时的声音与往常似乎有些不同,磁性而低沉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,仿佛贴在你耳边轻语一般。

    林清茶轻轻“啧”了一声,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耳垂,然后才回道:“注意安全,开车就别回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,蔺时没有再发消息过来。

    林清茶起身去洗漱,换好睡衣,摸了几层水乳,回到床上时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,看一眼手机,发现几分钟前蔺时发来信息。

    “我也到家了。”

    大概是见林清茶没有回,以为她睡着了,就在林清茶拿起手机看到这条消息没过几秒钟,那边的消息正好又发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刚洗漱完上床,正看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正伺候家里的猫主子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把自己裹进被子,偏头看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什么时候养的猫?”她之前偶尔会关注蔺时的消息,似乎没有听说他养了猫。

    “[图片]”

    一只橘猫正蜷成一团,看起来就像一个橘色的大毛团。

    “胖橘啊~”

    “嗯,元旦那天晚上在路边捡到的,当时还很瘦小,没想到才这么几个月,就这么胖了。”

    元旦那晚……

    不就是在世贸天阶附近一起跨年的那晚么。

    那个不算约定的约定。

    “十只橘猫九只胖,还有一只特别胖,做好心里准备,它只会越来越胖的。”

    蔺时看着趴在身边的胖橘,笑了笑:“所以它的名字就叫胖子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闷声笑了笑,不过喝了酒撑到现在已经是极限了,她感觉自己很快就要睡着。

    蔺时看了眼时间,也发现快十二点了,想起今天林清茶喝了酒,红着演困了一路的模样,他又道:“时间不早了,睡吧,下次再聊。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,林清茶的消息也正好弹出——

    “我估计就要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还真是……

    下一刻,二人又几乎同时敲出两个字,发送: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终于安心的放下手机,不过几分钟,便沉沉睡去。

    一夜安眠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半个月,林清茶因为改剧本,并着手开始画分镜,与侯嘉石需要交流的工作多了起来,所以会经常往悬日跑。

    不过,都没有再见到蔺时。

    二人偶尔在微信有聊天,接着那晚的话题,有聊蔺时家的橘胖子,聊林清茶的新电影,聊二人喜欢的电影,喜欢的书,喜欢的导演还有演员。

    二人连续的聊天时间并不长,都是很碎片化的那种。

    大概因为二人的工作,不可能总是立刻回复,一句接一句的聊天。

    大多数时候都是,一个人发一句,另一个人看到了就回,当然发和被看到之间可能会隔很长时间,但二人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,甚至觉得这样很自在。

    侯嘉石在醉酒的第二日对林清茶表示了抱歉之后,问了一句,那晚她怎么回去的。

    在知道林清茶是蔺时顺道送回去的之后,莫名的笑了笑,但再没提过这事儿。

    二人工作的配合倒是越来越默契,林清茶已经开始画分镜了,侯嘉石也开始着手组建拍摄团队。

    侯嘉石也当了这么多年的制片,手里的资源是足够的,他很知道该怎么找,找什么样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不过,在找摄影师这一项上面,二人的进度有些缓慢,迟迟未做决定。

    摄影师的水平还有与导演的配合,对电影的影响,也是无比巨大的。

    在人选上,侯嘉石甚至考虑过孔锐思,但孔锐思也在准备着自己的下一个项目,没空。

    他推荐了几个适合的,也让林清茶自己留心合适的摄影师,从中选一个出来。

    但试了好几个摄影师,要么是觉得不够好,要么觉得与林清茶配合搭档不合适。

    林清茶也没想到,还没到找演员那一关,先在找摄影师这一步给拦住了。

    这期间,刘州还联系过林清茶一次,提了之前说的那个小制作的事儿,说那边还要不要联系过去。

    刘州也没想到林清茶的《安米》会如此出息,也没想到她的新电影准备的那么快,本来以为还有一段时间的,结果两部电影的准备时间冲撞了。

    林清茶只能抱歉了,没让刘州再联系那边。

    。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:

txman

保持饥渴的专注,追求最佳的品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