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同桌上课骗我穿分腿器的故事]第一百六十九章 祭拜

2020年09月29日 1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

同桌上课骗我穿分腿器的故事

    那两人聊着,林清茶这边跟蔺时聊了几句,又跟侯嘉石聊起了工作。

    那几个摇滚乐手都已经联系好了,侯嘉石跟林清茶对了一下时间,确定了见面日期,然后又互相聊了一下对电影筹备的意见。

    林清茶已经在跟美术设计商讨的一些方案被侯嘉石驳回,原因只有一个,资金问题。

    他们的资金不允许林清茶在某些细节上花费大量资金,侯嘉石要帮她控制成本。

    叹气,林清茶只能不停地和美术设计一起商讨修改方案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啥时候末考?”侯嘉石问道。

    “考试基本就在这半个月了。”

    “行,这半个月之后我们大致的准备估计也差不多了,一些细致的东西我们就不能像现在靠网络联系了,到时候你,我,摄影师,美术设计,道具组还有几个主角都得一起集中讨论一些细节问题,当场发现当场商讨解决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到时候我租房租个近点的,方便随时到场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这么一提,侯嘉石才突然想起:“哦,对,你还得租房,你之前让我找的作拍摄场地的适合的老胡同四合院我让人找了,你到时候抽时间实地看看,确定了的话,租个离拍摄地近点的房比较好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茬,林清茶也应道:“好的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考试月,林清茶再怎么也得准备一下,考试还是要好好考的,苏叶回来休整这几天也是天天抱着书啃。

    不过,再忙,林清茶还是抽了时间出来去林百折的墓地祭拜。

    本来她是打算一个人去的,但她跟蔺时提了一嘴后,蔺时便强烈要求带上了他一起。

    两人去墓地祭拜那天,在开车前往墓地的路上,竟然还下了一场暴雨,不过夏天这种暴雨也下不久,两人到达墓地之后没有立刻下车,而是在车上坐了一会儿,等待雨停。

    林清茶偏头看着窗外的暴雨,而蔺时偏头看着林清茶。

    蔺时今天格外注意林清茶的情绪,他知道,也就是一年前的这段时间,林清茶的生活跌入深渊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爬起来,但蔺时担心今天这日子,又加上这雨,她会被负面情绪影响到。

    林清茶察觉到蔺时的目光,回过头笑道:“总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林清茶今天笑起来的笑容都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想看着你。”蔺时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担心我,不过我没什么事儿,都一年了,过去都过去了,我只是有点感慨世事无常罢了。”林清茶主动伸手,将自己的手塞进蔺时的掌心。

    蔺时的手掌很大,能够将林清茶的手牢牢包裹住。

    到达林百折的墓地,还让她想起了自己那同样已经在天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她答应父亲自己会坚持自己的梦想,并做到最好,虽然她现在重新开始,才做了一个开头,但父亲在天上看着她,对她现在的表现应该还算满意吧。

    忽然,窗外雨声渐小,然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雨停了。”她道,“下车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纵使下了车,蔺时依旧走到林清茶身边,把她刚离开自己掌心的小手再次包裹住,看林清茶用另一只手抱着花,又道:“花给我抱着吧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淡淡笑了笑:“不用啦,一束花碍不了什么事儿,你不还帮我拿着祭拜用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然后直接拉着蔺时往前走。

    今天这天气,来墓园祭拜的还真没几个,两人安安静静的行走在空旷的墓园,不一会儿,便找到林百折的墓碑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二人在墓碑前站定。

    林清茶将花放到墓碑前,又按照这边的习俗祭拜了一番,然后看着林百折的墓碑,她也不知道要干嘛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真正的林清茶已经因为承受不了他带来的打击选择离去,也不知道他们父女会不会见面,她好好的接手了这个烂摊子,还帮她料理了身后事,也算为自己以后积德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林清茶从不信这些鬼力乱神的东西,但现在,虽然也不确定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什么,但总之是保持着敬畏的心。

    林清茶偏头看着窗外的暴雨,而蔺时偏头看着林清茶。

    蔺时今天格外注意林清茶的情绪,他知道,也就是一年前的这段时间,林清茶的生活跌入深渊。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爬起来,但蔺时担心今天这日子,又加上这雨,她会被负面情绪影响到。

    林清茶察觉到蔺时的目光,回过头笑道:“总看着我干嘛?”

    林清茶今天笑起来的笑容都淡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想看着你。”蔺时柔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在担心我,不过我没什么事儿,都一年了,过去都过去了,我只是有点感慨世事无常罢了。”林清茶主动伸手,将自己的手塞进蔺时的掌心。

    蔺时的手掌很大,能够将林清茶的手牢牢包裹住。

    到达林百折的墓地,还让她想起了自己那同样已经在天上的父亲。

    她答应父亲自己会坚持自己的梦想,并做到最好,虽然她现在重新开始,才做了一个开头,但父亲在天上看着她,对她现在的表现应该还算满意吧。

    忽然,窗外雨声渐小,然后消失。

    “雨停了。”她道,“下车把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纵使下了车,蔺时依旧走到林清茶身边,把她刚离开自己掌心的小手再次包裹住,看林清茶用另一只手抱着花,又道:“花给我抱着吧。”

    林清茶淡淡笑了笑:“不用啦,一束花碍不了什么事儿,你不还帮我拿着祭拜用的东西吗?”

    然后直接拉着蔺时往前走。

    今天这天气,来墓园祭拜的还真没几个,两人安安静静的行走在空旷的墓园,不一会儿,便找到林百折的墓碑。

    “到了。”二人在墓碑前站定。

    林清茶将花放到墓碑前,又按照这边的习俗祭拜了一番,然后看着林百折的墓碑,她也不知道要干嘛了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真正的林清茶已经因为承受不了他带来的打击选择离去,也不知道他们父女会不会见面,她好好的接手了这个烂摊子,还帮她料理了身后事,也算为自己以后积德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林清茶从不信这些鬼力乱神的东西,但现在,虽然也不确定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什么,但总之是保持着敬畏的心。

txman

保持饥渴的专注,追求最佳的品质